首頁 > 圖書產品 > 圖書詳情

近代漢語詞典

白維國 江藍生 汪維輝   繪:   譯:  

  • 開本:16
  • 頁數:3000
  • 出版時間:2015.12
  • 書號:9787544468107
  • 定價:1980.00
  • 叢書:
  • 品牌:
亞馬遜
內容簡介

《近代漢語詞典》由中國社會科學院語言研究所白維國先生擔任主編,國內十余位一流的漢語歷史詞匯研究專家通力合作,歷時20年編纂完成。詞典共計九百余萬字,收詞51000余條,是我國第一部以“具有漢語詞匯史性質”為目標進行編纂的歷時辭書。該書的“近代”指的是從初唐到19世紀中葉一千多年的歷史時期。對于這段時期語言的系統整理,將有助于勾勒整個漢語的演變軌跡,并解密眾多隱藏在語言中的文化信息。

目 錄
序 言
凡 例
詞目首字漢語拼音檢字索引
正 文
詞目筆畫索引 
后 記
瀏覽全部
編輯推薦

瀏覽全部
前 言

最早提出“近代語”與“近代漢語”這個學術概念的是著名語言文字學家黎錦熙先生(1890—1978)。早在1928年,黎先生在《新晨報副刊》發表了題為“中國近代語研究提議”的文章,揭開了近代漢語研究的序幕。題目中的“近代語”就是今天所說的“近代漢語”。黎先生的提議之一是編寫“近代漢語大辭書”,也出現了“近代漢語”這個學術名詞。

對黎先生的主張積極響應并身體力行的是呂叔湘先生。他從上個世紀三四十年代起就投入對近代語的研究,發表了一批材料翔實、觀點新穎的近代漢語專題語法研究論文,后來收在他的《漢語語法論文集》中。那時專門以近代漢語為研究對象的學者幾乎是絕無僅有,正如呂先生自己所說,“多少有點墾荒的性質”?;仡櫧梗澳陙斫鷿h語研究的歷史,可以說,黎錦熙先生是“近代語、近代漢語”這個漢語史分期術語的發明者,是近代漢語研究的首倡者,而呂叔湘先生則是近代漢語研究的拓荒者和奠基人。

呂叔湘先生是用白話作品出現的時代(尤其是變文的出現)作為劃分近代漢語與古代漢語的界限的,因此他把近代漢語的上限定在晚唐五代。而有的學者,如蔣紹愚先生等,認為綜合語音和語法方面的情況看,似以唐代初年作為近代漢語的上限較宜。黎先生雖然把“近代語”的上限定在宋代,但實際上并沒有把唐五代一些接近語體的資料排除在外??梢钥闯?,各家對近代漢語上限的分期雖然不盡相同,但卻十分接近,且分期的標準原則是共同的,即以口語的實際狀況作為分期的依據。關于近代漢語的下限,學界一般定在清代。由于清代乾隆年間成書的《儒林外史》《紅樓夢》等白話小說的語言跟現代漢語已無根本性的區別,乾隆八年成書的《圓音正考》表明當時口語中[tsi][ki]已經舌面化,近代漢語與現代漢語語音的最后一個差異也消失了(僅存于某些方言中)。因此一般認為把近代漢語的下限定在清初比較合適。本詞典收詞在充分尊重學界共識的前提下,也根據詞匯發展的特點,做了一些小小的變通,即收詞的時代上限是唐初,下限為鴉片戰爭以前(即清代中葉),比學界劃定的稍稍延后了一些。這是考慮到鴉片戰爭以后,隨著中國社會性質的改變,反映社會生活比較直接的詞匯面貌有較大的變化,而在這以前,詞匯的演變比較平緩,不像語法、語音那樣有較分明的界限。此外,雖然唐宋以后是古白話成熟的時期,但其萌芽至少要上溯至魏晉;有些詞語魏晉已見,本不該收,但其大量使用是在唐以后,為了體現歷時的量變與質變,本詞典也酌情少量收錄了一些。

我國悠久的歷史留下了豐富的文獻典籍,對于先秦兩漢文獻詞義的研究,清代學者做了大量工作,成果輝煌;而對于近代漢語文獻中的白話詞匯,則著力者甚少,研究很不充分。因為傳統語文學、訓詁學主要為解經而用,是“經學”的附庸,用口語或接近口語的文字寫成的作品自然難登大雅之堂,更不用說成為研究的對象了。這樣就造成如王锳先生所指出的,漢語詞匯史的研究存在著“詳古略近、頭重腳輕”的狀況。與文言詞的普遍通用和詞義相對固定不同,口語詞及其詞義的變動性較大,往往隨時代和地域而異,有的是某一時代新生的或特有的,有的僅流行于某一方言地區,有的則只通行于某一行業、某種文體或某種場合。由于缺乏研究,經常造成閱讀理解上的障礙。從詞匯史的角度說,唐宋以來的白話詞匯反映的是彼時真實的詞匯面貌,是現代漢語詞匯的源頭,沒有對近代漢語詞匯的系統研究,就不可能科學、連貫地勾勒出漢語詞匯發展演變的歷史面貌,也就難以從中尋繹漢語詞匯發展演變的規律。因此,無論從繼承文化遺產的角度,還是從語言史研究的角度,都需要加強對近代漢語詞匯的研究和整理,都需要編纂一部收詞量較大的、能夠基本滿足上述兩種需求的近代漢語詞典。

編纂一部收詞量大、釋義精確、例句恰當、全面反映近代漢語詞匯系統面貌及其動態演變的近代漢語詞典不是一件易事,一定要有扎實豐厚的學術積累做基礎。黎先生當年在談及近代語的研究方法和步驟時,曾倡議進行專書研究,出版“某書語言研究”,等到有相當積累時“可合并改編成為一部‘近代漢語大辭書’”。王力先生也指出,“如果為了編寫一部漢語大辭典,古人的研究成果還是不夠用的,因為(一)他們只注意上古,不大注意中古以后的發展;(二)他們只注意單音詞,不大注意復音詞。所以這一方面的工作,還需要投入巨大的人力,才能有所成的?!保ā稘h語史稿》)
自黎先生首倡近代漢語研究以來,特別是自呂先生上世紀70年代末創建學科、培養隊伍、加強資料建設以來,近代漢語的研究逐漸在全國范圍內推廣開來,形成規模,成果豐碩。其中詞匯研究的成績相當可觀,攻克了許多“非雅詁舊義所能賅”的俗語詞。蔣禮鴻、郭在貽、項楚、張涌泉、黃征等有關敦煌文獻中白話詞匯的考釋之作,多所發明,創獲甚多,不僅破解了大量疑難詞,而且也對俗語詞的考釋提供了可資借鑒的方法和經驗。在詩詞曲語詞方面,繼張相《詩詞曲語詞匯釋》之后,王锳、王學奇、蔣紹愚等人續有建樹。王锳《詩詞曲語詞例釋》在義項分合和考證方法上都較張氏更為合理、科學。顧學頡、王學奇《元曲釋詞》,王學奇、王靜竹《宋金元明清曲辭通釋》收詞量大,新見頗多。在禪宗語錄詞匯研究方面,袁賓《禪宗著作詞語匯釋》成績突出。董志翹《〈入唐求法巡禮行記〉詞匯研究》揭示了日僧圓仁書中的詞匯和語法受日語影響的痕跡,有獨到的見解。從宋元話本到明清白話小說詞匯的研究成果也很豐碩,除了大量的考釋性論文外,還出版了一批專書詞典,如胡竹安《水滸詞典》、周定一等人的《紅樓夢詞典》、白維國《金瓶梅詞典》、李申《金瓶梅方言俗語匯釋》等。此外,石汝杰、宮田一郎主編的《明清吳語詞典》是比較少見的歷史方言詞典。

斷代語言詞典也陸續出版,如:龍潛庵《宋元語言詞典》,江藍生、曹廣順、袁賓、李崇興等編撰的唐五代、宋、元各代語言詞典等。已出版的《近代漢語詞典》有兩部,一部為高文達主編(收詞13000條,117萬字,知識出版社1992)。另一部為許少峰所編(收詞25000條,320萬字,團結出版社1997。2008年修訂,改名《近代漢語大詞典》,收詞50000余條,500萬字,中華書局出版)。兩部詞典篳路藍縷,各有成績,尤其是許編,以一人之力編成大書,實為不易。當然,由于受當時研究成果和技術手段等客觀條件所限,二書在收詞、釋義和引例上都還留有相當多的遺憾,有待后人繼其功而努力。二十多年來近代漢語詞匯研究的豐厚積累不僅為利用這一時期的文獻資料提供了一把把鑰匙,而且也大大推進了漢語詞匯史研究的發展和漢語史學科的建設。

正是有了上述前提條件,1997年,我們兩人產生了一個共同的想法,即在現有研究基礎上,擴大語料范圍,力爭窮盡性地搜集有關資料,編寫一部體例更完善、收詞量更大、釋義更精準、舉例更可靠、學術性更強的近代漢語詞典。這一想法得到諸多同道的響應,上海教育出版社領導也極為支持,編寫工作隨即上馬。辭書界流行一句話,叫做資料決定一切,足見資料對詞典質量所起的關鍵作用。幸運的是,在編寫過程中,幾個可供檢索的大型漢語歷史文獻語料庫,如《四庫全書電子文本》《國學寶典》《中國基本古籍庫》等陸續建成,如果對這些超過十億字次的歷史語料電子文本加以利用,將使編寫中的《近代漢語詞典》在資料基礎上遠比前人完備豐富,從而為提高詞典的質量提供更加可靠的保證。我們決心不避繁難,重新對資料體系加以調整,要求力爭做到對每一個詞條都進行電子文本的檢索,在全面占有資料的基礎上科學分析歸納義項,選取最早、最恰當的用例加以佐證。因此,可以說,這部詞典在資料的扎實豐厚、義項的完備、釋義的準確和例句的豐富貼切上,都較前有一些新的進步,新的突破。下面扼要介紹本詞典的特點,或者更準確地說,是我們努力追求的目標。

(一)收詞以口語詞為重點,以作為漢語詞匯主干的常用詞為主體,并要體現詞匯的歷史系統性,盡力做到近代漢語時期新出現的口語詞、常用詞和常用義項沒有重大偏失和遺漏。

如上所說,本詞典收詞時代縱貫唐初到清代中葉,這段時期的歷史文獻數量很多,文獻中出現的詞語更是難以計數,不能也不宜全部盡收。怎樣確定一個科學的收詞原則,避免發生當收未收、不當收而收以及畸輕畸重的弊病,是
編寫這部詞典的重點和難點之一。下面以《漢語大詞典》(以下簡稱《漢大》)為對照,談談本詞典在收詞方面的一些做法和原則。

在收詞方面,《漢大》通貫古今,其數量之多,前所未有,但有些常用詞卻未能盡收,具體情況可分為四種。其一如“案犯、暗道、白礬、拜認、保本、關心、派駐、石墨”等詞,《現代漢語詞典》收了,歷史文獻中也有用例,《漢大》卻未收,本詞典補收。其二如“挨遲、安耽、凹兜、巴家、奔碌、猜算、嘈聒、查刷”等詞,在近代漢語文獻中顯現出一定的使用頻率,《漢大》未收,本詞典收錄。其三從系統性角度檢視,《漢大》對一些同類詞語的收錄間或有失平衡。如收“挨戶、挨門、挨家比戶”等,未收“挨家”;收“靠近”未收“挨近”;收“觸損”未收“觸傷”;收“插言、插話、插嘴”等,未收“插口、插語”;收“茶坊、茶戶、茶寮、茶社”等,未收“茶閣、茶家、茶局、茶室、茶屋、茶莊”。以上漏收詞,本詞典根據收詞的系統性、平衡性原則,予以收錄。其四牽涉詞的本體體?!稘h大》收了變體“打張雞兒”,卻未收其本體“打張驚兒”;收了“白礬”的別名“白君”,卻未收本名“白礬”;收了變體“杜撰”,卻未收本體“肚撰”(詳下文)。凡此等等,本詞典都酌情做了補正。

本詞典和《漢大》在詞典性質和時段上既有差異又有重合,因此在收詞上同樣既有重合也有明顯的不同。由于本詞典力求成系統地收錄近代漢語中的口語詞、常用詞,因此,客觀上能夠彌補《漢大》應收而漏收的相關詞語和義項。舉一個例子。跟元代紙幣有關的詞,《漢大》收了“料鈔”(新的好的紙鈔)、“昏鈔”(票面字跡模糊的舊紙鈔),而未收“擇鈔”。我們根據《永樂大典》所收元代史料以及前幾年在韓國新發現的古本《老乞大》,補收了這個元代常用詞:
【擇鈔】 狕é犮犺ā狅 元代以紙鈔為通行貨幣,時人稱雖舊但仍能使用的紙幣為擇鈔。擇鈔有上等、次等之分。元《南臺備要·整治鈔法》:“既有庫官、庫子人等,通同將關到鈔本,推稱事故,刁蹬百姓,不行依例倒換,私下接攬,妄分料鈔、~、市鈔等第,多取工墨接到(倒),使諸人不得倒換?!惫疟尽独掀虼蟆罚骸鞍硠t要上等~,見鈔,不賒也?!庇郑骸耙赖陌硶r成交;依不的時,俺不賣。鈔呵,~、爛鈔都不要?!眳⒖础傲镶n、昏鈔、工墨”等條。
“擇鈔”的注釋和例句吸收和借鑒了近幾年學者的研究成果,并有賴于新發現的資料。

(二)義項排列和釋義體現詞義演進的歷史軌跡和規律。

解釋詞義是詞典的主要功能,也是決定詞典質量的關鍵環節。詞典主要通過排比用例,歸納出詞的意義。一般來說,只要有足夠的用例,正確歸納詞義并不很困難(當然,要做到準確、貼切也并非易事);難的是,要依據詞義發展
的脈絡,合理確定和排列義項。就是說,義項的排序要注意詞義內部的引申關系,要盡可能反映某些詞語語法化的過程。這就要求編寫者既要有訓詁學功底,又要具備現代語義學觀點和對語法化規律的認識。應該說本詞典在這方面比起先前的各類歷時詞典有明顯的進步。比如介詞“打從”,我們根據其詞義的變化和用法的不斷擴大列了四個義項:① 表示空間的經由(宋);② 表示空間的起點(明);③ 表示虛擬的空間起點(明);④ 表示時間的起點(清)。這樣歸納和排序既客觀又科學地反映了介詞“打從”從表經由到表起點、從用于空間到用于時間的發展過程?!稘h大》“打從”列出兩個義項:① 從、由;② 自從。兩相比較,可以看出本詞典釋義的精細與科學。再如“差役”一詞,本詞典列有五個義項:① 官府派給百姓的勞役(唐);② 被指派到官府應差執役(明)③ 差遣使役(明);④ 當差執役的人(明清);⑤ 差事(明清)。由①到②是名詞轉用為動詞;由②到③是動詞應用范圍的擴大,從特定場合擴大到一般場合;由③到④⑤是動詞轉用為名詞,即由動詞轉用為與此動詞相關的人或事。這幾個義項的排列,既勾出該詞詞義發展的線索,同時各義項間的引申關系也反映了許多名詞、動詞詞義演變的一般規律。而《漢大》僅有①④兩個義項,且引例從宋驟跳到清,不僅晚于唐,也看不出詞義演進的過程??傊?,我們內心的目標是編纂一部漢語詞匯史性質的工具書,而不僅僅是釋疑解難。當然,為學力所限,詞典中許多詞的解釋還不能都達到這個要求,我們只是心向往之,盡力去做罷了。

在通常情況下,由于材料不足,詞典往往會發生引例滯后的問題。也就是說,某個詞或某個意義早就出現了,可是詞典出示的例句是較后時代的。與此相反,有一些詞的某個意義較晚才出現,但是詞典由于誤解而把它的出現時代大大提前了,這倒是更容易忽略的問題。為避免這后一種錯誤,就要用詞義發展變化的時代連續性加以驗證。如果一個意義只有孤例,而且在它之后很晚才又見到用例,中間缺乏連續性,那是很可懷疑的。比如“打量”一詞,《漢大》義項②釋作“料想;估計”。引例為宋范成大《甘雨應祈》詩:“說與東江津吏道,打量今晚漲痕來?!钡墙洐z索電子文本得知,非但同時代,連清代中期以前的文獻中都未見“打量”作“料想;估計”用的例子,因此這個解釋很可疑。查原詩,前兩句為:“高田一雨免飛埃,上水綱船亦可催?!蓖ㄗx全詩,知詩中的“打量”應為“丈量”義。是讓管水道的小吏去丈量水痕升高了多少,能否讓“綱船”(運送大宗貨物的船隊)通過。而“打量”在宋代已有“丈量”義。我們用詞義發展的時代連續性原則糾正了《漢大》等歷時詞典釋義超前的一些失誤。

釋義的另一個難點是一些跟民俗文化相關的詞語。由于時代久遠,有些民俗文化現象已經消亡,有的雖然流傳至今,其間也發生了很多變化,因此這方面的詞語解釋起來有相當的難度。本詞典借助豐富的文獻資料詳加考證,多有突破,也匡正了前人不少錯誤,比如“案杯、按喝、八老、白打、鮑螺、參逐、蒼鶻、耳報、發甲、發科、腐飯、腐酒、方量、方局、反初”等民俗文化詞,《漢大》的解釋均不夠確切,讀者可對照本詞典加以比較,這里就不詳細說明了。

(三)吸收借鑒最新研究成果,力求反映歷史詞匯研究的新水平。

注意吸收近些年來學界的研究成果是本詞典的一個特點或曰后發優勢,因而對《漢大》等同類辭書所漏收的義項多所增補,對于釋義的失誤也多有辨正。以下各舉一例?!胺路稹保ㄓ肿鳌搬輳?、髣髴”)一詞自唐代開始出現一種新的用法,在一些與數字搭配的場合,用以估計數量,相當于“大約”,直至元明之際仍見使用。例如:先賣南坊十畝園,次賣東郭五頃田,然后兼賣所居宅,仿佛獲緡二三千。(唐白居易《達哉樂天行詩》)脊上縫個服子,髣髴亦(欲)高尺五。(《敦煌變文校注》卷三《燕子賦(一)》)自與兄別來,彷彿十餘日。(金《董解元西廂記》卷五)義見嚴綱軍到,皆伏而不動。彷彿有數十步遠,一聲炮響,八百弓弩手一齊俱發。(元明《三國志通俗演義》卷二)此義《漢大》未見,唯《唐五代語言詞典》列出,但由于是斷代詞典,舉例僅限于唐詩和變文。本詞典舉例通貫唐、宋、金、元、明,表明此義產生和使用的時代。同時,又通過宋、元和清代的用例反映其詞義的發展變化。即到了宋代,“仿佛”又產生另一個新的義項:模仿;沿襲;效法。直到清代仍見其例:至于他飲食器,亦往往有尊彝簠簋之狀,而燕飲陳設,又多類于莞簟幾席。蓋染箕子美化,而彷彿三代遺風也。(宋徐兢《宣和奉使高麗圖經》卷三〇)每慚舉場未放,欲彷彿二先生之實學而未能。(元楊奐《題東游集后》)后來薛、相兩家也都大同小異,彷彿了狄家謝那程樂宇,也都不甚淡薄。(清《醒世姻緣傳》三九回)這一義項各歷時詞典皆未見收。上舉“仿佛”的兩個義項是近代漢語階段產生的新義,符合詞義引申的邏輯和規律,但它們都未能沿用至現代。其原因可能是詞匯系統內部分工調整的結果。因為在現代漢語的詞匯系統中已分別有“大約、大概”和“模仿、沿襲、仿效、效法”等詞來專門表達這兩個意義了,沒有必要再由主要為“好像”義的“仿佛”兼表這兩個意義了。

再舉一個吸收最新研究成果糾正成說的例子。各大型歷時詞典都收有“杜撰”一詞,釋為“編造、虛構”。但是在文獻中另有與“杜撰”同義的“肚撰”卻未見收錄?!岸抛迸c“肚撰”是什么關系?何者為正?根據姚永銘、崔山佳二位的研究成果,我們認為“肚撰”猶“臆撰”,“肚、腹”與“胸、臆”屬同一義域的詞,“肚撰”與“臆撰”的構詞方式與思路相同,從“心知肚明”也能看出“肚”與心智類詞語的聯系。關于“杜撰”的來源,宋代以后有多種說法(詳見《辭源》“杜撰”條),然誠如《辭源》所判定:“杜撰之源,說法不一,……皆不足信?!眱上啾容^,我們認為“肚撰”更符合詞義的內涵,于是補收了“肚撰”條,并將它列為正條,把“杜撰”列為副條:

【肚撰】 犱ù狕犺狌à狀 憑臆想編造;虛構。唐慧琳《一切經音義》卷三九:“譯經者于經卷末自音為頷劑,率爾~造字,兼陳村叟之談,未審娢儕是何詞句?!泵鳌豆恼平^塵》一回:“許叔清也不再辭,把酒飲一口,想一想,連飲了三四口,想了三四想,遂說道:‘有了,有了。只是~,不堪聽的,恐班門弄斧,益增慚愧耳?!庇炙幕兀骸岸砰_先道:‘已~多時,只候老伯到來,還求筆削?!?/span>

【杜撰】 犱ù狕犺狌à狀 同“肚撰”。杜,“肚”的同音借字。唐人作“肚撰”,宋人作“杜撰”。(引例自宋始,此處略)類似的例子很多,限于篇幅,就不在這里多談了??傊?,編詞典一定要關注學術界的動態,及時將最新研究成果吸收到詞典中來,這對于提高詞典的質量是十分重要的一環。為了做到這一點,我們盡力搜羅所能找到的有關論文和專著,但是,閱覽所限,肯定有不少遺漏,希望讀者能補我不逮,慷慨相告。

(四)引例提供多層面信息,力求能反映時代、地域、文體及其功能和用法。

引用恰當的例句可以幫助讀者理解詞義和用法,同時也便于對釋義加以驗證和復核,所以引例也是編詞典不容忽略的重要環節。我們希望通過確定科學的引例原則為讀者尤其是語言研究者提供盡可能多的信息??梢哉f,對例句的取舍安排從另一側面體現了我們編纂歷時語言詞典的學術思想。本詞典引例的原則是:不僅要反映被釋詞語出現和使用的時代,同時還要反映這個詞語通行的地域;對有些詞語,還要反映它使用的文獻范圍或文體要求。在貫徹以上原則的同時,還要通過例句盡可能地反映詞語的用法、功能。比如,“擦摩”一詞下列出了宋至清的用例,表明這個詞從宋代出現一直沿用到清代。有的詞如“巴毀、查郎”等只列出唐代用例,則表明這些詞只出現在現存唐代文獻中,唐以前或以后的文獻中均未見。有的詞如“財東、查封”等只列出清代例句,則表明這些詞在現存清代以前的文獻中未見。再比“磣”這個詞,其中的兩個義項(① 丑、羞;使人感到丑、羞。② 狠、極、甚)下所舉例子都出自山東一帶作者或山東方言作品中,表明這個詞應是山東方言詞?!安韬?、搽糊”引例皆出自禪宗語錄,表明其他文獻未見;“常則是、常只是、常則待”“暢道是、暢好道、暢好是”等引例皆出自元明戲曲作品,表明這些詞多在戲曲中使用,口語化程度較高。上舉“磣”的第⑥義項下列的例子既有“背膊兒磣搖”,又有“比梅花又瘦的磣”,表明這個意義的“磣”的功能是作狀語和補語。

由于有大型電子文本的支持,本詞典能較好地避免例句滯后的遺憾,使得凡出一義必征引首見例句的要求更加成為可能。除了孤例或沒有更恰當的例句之外,本詞典一般避免引舉其他同類詞典已使用過的例句,務求推陳出新。也因為此,編寫的工作量不知陡然增加了多少倍!流年似水,歲月不饒人;時乎時,不再來!在悠悠18年光景之中,我們已由中年步入老年,第一批參加本詞典編寫的師友們也都平添華發。他們放下自己手頭的工作,為本書的編纂投入大量時間和精力,特別是將自己的研究心得慷慨地貢獻給本書,使本書新見迭出,新意盈篇,而我們,只能用“辛苦了!”“謝謝!”兩句話表示對他們的感激之情。他們是以王锳先生為首的一批漢語詞匯史研究專家(按承擔內容次序):劉百順、董志翹、曹廣順、袁賓、徐時儀、李崇興、汪維輝、蔣宗許等,我們很為有這樣強大的陣容而慶幸和驕傲!王锳先生從輩分和學術上都是我們大家尊敬的老師,他不顧身體有病,熱心支持,傾注心力認真撰稿,為這部詞典增色許多。汪維輝、徐時儀、劉百順等先生還幫我們審看、訂補了部分稿子,無法用語言表達我們的感激之情。
我們還要感謝黑維強、陳秀蘭、王東等同道,他們在本詞典面臨巨大交稿壓力時,慨然伸出支援之手,為本詞典訂補條目、義項,審核替換引例,對保證這部詞典的質量貢獻良多。上海教育出版社原社長包南麟、黨委書記袁正守同志,編輯部主任唐發鐃、張榮、徐川山同志,責任編輯芮東莉同志等,始終給予我們熱情的支持,在長達18年的交往過程中,我們相互理解,配合默契?,F任社長賈立群同志對本詞典極為重視,親到北京與我們商量后期工作。謹在此一并向他們致謝。

編詞典是個永無終結、永遠需要修訂的工作,這部詞典當然也不例外。盡管我們做了許多努力,但錯誤和疏漏肯定不少,可以說新見創獲與錯誤疏漏并在。時間和身體不容我們再打磨下去,只好帶著遺憾交稿。好在出版后可以廣泛聽取專家學者和廣大讀者的意見,或許更有助于提高它的質量。在此,我們熱切希望專家學者和廣大讀者不吝指教。

白維國 江藍生
2015年9月16日




瀏覽全部
作者簡介

精彩書摘

瀏覽全部
精彩書摘
書 評

相關推薦

  • 中國教育大百科全書

    中國教育大百科全書

友情鏈接: 易文網  

聯系我們 images/jiantou.png

版權所有:上海教育出版社有限公司

網站備案號 滬ICP備17045211號

 掃碼關注微信

images/QR_code.png
澳洲幸运10技巧 大跌的股票会大涨吗 炒股票怎样看k线图 彩票app下载极速赛车 手机上打麻将老输怎 家庭资产配置图 讲解 上海雀友麻将机复位 五龙捕鱼有没有单机版 白城麻将规则 十一运夺金网 捕鱼王怎么刷佣金